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
人生就像旅途,风景就在路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  

2015-06-16 05:02:29|  分类: 老陌户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龙江第一峰至少有三个版本,最初户外人将五常山河林业局境内的大秃顶子称作龙江第一峰,海拔1690米,后来随着凤凰山旅游区的开发,这1690米的数据又用到了同为山河林业局管内的凤凰山顶,近来户外人又发现二秃顶子比大秃顶子高出十几米,自然二秃顶子成了户外人心目中的龙江第一峰。五月十日天涯客鲁哥在大庆论坛发帖“观高山花海  采荒原野菜”,穿越龙江第一峰,奔的就是二秃顶子。
        五月三十日,天空有几片云朵,晨风袭来竟然有些寒意。五点半前我和涛哥、狼王到了集合地点铁人纪念馆,只有几个不太熟悉的驴友在那里等着,不一会儿陆续来了几拨,其中有我熟悉的老酒和卓玛拉,还有很久不见的老驴姐姐、晶晶、妖妖,都是文物级别的,看来这个活动还是蛮吸引人的。大巴车到了,又去万达载上新村的驴友,一行三十六人出发了。
        上哈大高速,再奔哈市外环,然后走哈牡高速,从大的方向说走的就是绥满高速。这条路不知走过几次了,从湿地、盐碱滩、草地,到丘陵、山区,满眼是熟悉的景物。临近中午,大巴在亚布力下了高速,路边有家国光酒店,实实惠惠地吃了一顿,然后又在亚雪公路上走了十余公里,到了一个宽敞的工地,整理行囊,穿越开始了。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    背起三十几斤的背包,还有装着相机的腰包,跟着大家下了公路。这次是一个人出来,帐篷、炉具没有人分担,所以尽可能精简了背负,相机也带的是稍轻点的550D。这几天气温有些偏低,正是户外运动的适宜温度,只是预报海林周日有雨,会给登山造成一定的难度,再加上有一段时间没有负重了,自己还是有些担心。
        行进中的队伍很快就停了下来,原来是二浪河挡住了去路。好在河道不宽,找来几根树干架在河上,鲁哥穿水衩在水中扶着,狼王在前面压着,三十五位驴友依次走过独木桥。我带的溯溪鞋没用上,不过手杖用上了,手杖点在原木上,虽然不敢实实在在地用力,但也能减少背包带来的晃动。用于要拍照,我很少带手杖,这次是专为过河准备的。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      过了河是缓慢的山坡,高大的树木下没有任何路的迹象,尽是不知名的小草和灌木,满眼的苍翠,心情一下子舒坦许多。自从二零零八年第一次负重登山,到现在已经记不得是多少次了,只是这一年来在大庆论坛做户外版主,张罗的事多,琐事也太多,很少带装备出来了。一步步向上走着,背包沉甸甸地随着步伐轻轻摆动,让我找到了久违的感觉。长长的队伍逶迤着,缓缓而行,正好让我有个适应的过程。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      有一位驴友大概是新人出境,出了点状况,鲁哥分担了一部分辎重;也有老驴带伤的,预先有人就多负重了。整体看我们这个以老驴为主的团队耐力十足,六个半小时的登山过程,没有一个人掉队。登山还有一个技巧,就是要多次休息,但要控制休息的时间不要过长;休息时要换个姿势,尽量放松。看看这位,脚蹬高帮登山鞋,头戴大沿速干帽,身着速干衣裤,持登山杖,挂相机包,坐大背包上,就是一标准老驴!大檐帽和长袖衣既防晒又防蜱虫,很实用的,要是带个雪套就更好了。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      山势已经很高了,找到一处泉眼,扎营做饭。找到一处平地不容易,讲究点的就拔些草铺铺,大都像我这样随意的就把帐篷支在缓坡上,头高脚底滑不下来就行了。怕被露水打湿,我把包包之类的放进外账里面,然后就在附近转转,想找找传说中的山野菜,结果一无所获。回来看狼王正在帮邻居做菜,正是极品好男人,有模有样的。
        谢绝了老酒们的邀请,我和狼王、涛哥回到我们的小营地开始炒菜,肉肠炒旱黄瓜,高山之巅吃这个是不是很小资?菜好了,拿出带来的熟食,加上邻居送来一个菜,喝点小酒是必须的,互相敬酒也是有的,连重色轻友的老北也过来了。尝了好几样酒,感觉丫丫自酿的山葡萄酒最好喝。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      准备做饭的时候,我已经找来许多枯树枝过来,在溪对岸烧火丫头那里借来火,我们这堆篝火也燃起了。山上的夜晚就是冷,尽管我把冲锋衣套在了速干衣的外面,依然抵挡不住寒气,看那些懂事的哥们姐们们,纷纷穿上抓绒,夸张的还有羽绒服,心里这个羡慕嫉妒恨。
        吃过饭喝过酒,感觉暖了些,就出来视察营地。大概是平地不好找,大家住的也很分散,五颜六色的帐篷天女散花般地落在葱绿的草坡上,给这寂寞的大山增添了色彩。鲁哥在营地的一头支起了银幕,放映一部外国的大片,还有驴友放着音乐,偶尔狂舞一下下。我巡视归来,就守着这堆火,从天明到天黑,从许多人到一个人......
        夜半时分,已是万籁俱寂,熄了火,进了帐篷,去掉冲锋衣,钻进睡袋蒙头便睡。不知什么时候,酒没醒人冻醒了,再套上冲锋衣再钻进睡袋。真冷,怎么就没穿抓绒?怎么就没带羽绒睡袋?真冷,一个人,我说的是冷,不是孤独。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      迷迷糊糊不知醒了几次,忽然听到说话声,扒开睡袋,灰色的帐顶一片通亮。赶紧起来,到溪边漱口,然后就是煮面吃面,再整理好东西,收帐打包,等待出发。依然寒气袭人,连溪水都冷得让人受不了。
        六点半,和老北、草原蓝天、柳五还有一众美女合完影后,我们再次向山顶出发。刚离开营区,树木一下子就少了许多,一大片空地上长满了不知名的花花草草,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空中花园吧,只是花只有一种,嫩黄色的,很暖心。太阳已然升起,照在身上也是暖暖的,湛蓝的天空上飘着薄薄的白云,伴着这花草树木,就是一种风景。
        美景自然不能错过,美女们纷纷停下脚步,千姿百态把美定格在镜头中。发现柳五摄影很专业,还有个驴友叫工夫的也不错,都挺受宠的。鲁哥在前面喊了一会儿,后面的赶上来,终于有了这次活动唯一的大合影。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      有人说无限风光在险峰,其实就算山不够险,登高望远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也属实不错。有人说为什么我们要行走,因为山就在那边,可见大山的魅力。人类是大自然的一份子,如果说我喜欢山就在脚下的感觉,其实我更愿意投入山的怀抱。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      花越来越多了,越来越像鲁哥说的花海,不过花的品种不多,常见的只有这两种,叫不上名字的黄花和小紫花。五月底六月初,大概就是东北平原高山顶部的春季,仔细看这的树木与昨晚营地明显不同,营地已经是枝繁叶茂,这里树蕾尚在襁褓之中孕育,老树枯枝,显得十分沧桑。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      边走边拍,渐渐地落在了队伍的后边。身后是我们曾经走过的山野,刚刚喧闹过的原野已经归于寂静,奇怪的是看不到一只鸟儿在飞,偶尔见到的一只蝴蝶也早已不知去向,只留下那一大片花海。走过的山峦连绵着,一直通向前方,那里现出一处山峰,那就是二秃顶子海拔1720米的峰顶。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      招呼后面的驴友一起加速向前,还未到缓坡的顶上,就听见说笑声,原来是鲁哥几个人边休息边等着我们。天涯客是声名赫赫的老驴,曾两次穿越罗布泊,他拍的片子没怎么关注过,据说曾经经营过照相馆,现在也还以拍人像为傲。不过话说回来,鲁哥这个示范的确水平很高,虽说颜值有些欠缺,表情却是一等,有人已经醉得直不起腰。
        放下包还未坐稳,我就被喊起拍人像,别说这颗歪脖老树的确与众不同,质感、色彩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而白云蔽日形成的柔和光线避免了树影的形成,脸上的光显得格外均匀柔和。不太留影的我也动了心,学到鲁哥的三分表情,尽情滴拍了几张。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      休息完了继续前行。转过这片林子,二秃顶子主峰尽显眼前。二秃顶子山在于海林市境内,位于海林与五常之间,属长白山张广财岭的余脉,以花岗岩为主体,并有大面积玄武岩分布。周边有大秃顶子山、三秃顶子山、尖山、秃山等超过千米的高山近九十座,著名的亚布力滑雪场和雪谷、雪乡就在附近。
        百度得知二秃顶子生长着多种独有的名贵药材和近百种花草树木,珍贵树种有红松、黄菠萝、水曲柳、胡桃楸,名贵药材有山参、高山红景天、刺五加、五味子、灵芝、党参,山珍有猴头、薇菜、木耳、刺老芽、各种蘑菇。百度还说珍稀野生动物有马鹿、黑熊、水獭、林蛙、飞龙、獐子、紫貂、悬羊、野猪、狍子等,可惜一样都没看到。
        二秃顶子有六月带雪帽、十月飘雪花一说,我一眼就看到绿草茵茵的山坡上有三处积雪,是不是很奇特呢?走到近前,奋力登上雪帽顶部,还真有爬雪山的感觉。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      峰顶有一面亚雪某驿站的红旗,估计是放在这里已经很久,尽管颜色尚存,面相已经不完整了。山顶的风就是大,待旗子展开的一瞬间,给大家留下一个小合影。顺便每个人都留一张,多少都有点到此一游的意境。差不多每座山都有自己的性格,每座山顶都有自己的标识,名山一般立着标明海拔的石碑,普通的有挂旗的、挂经幡的,石砬子之类的最常见是堆起敖包一样的石头。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      凭感觉旗子的地方并不是峰顶,向前的路还是有些上升趋势,这里是个缓缓的大平台,尽管百花盛开,但不是空中花园的感觉,因为一些枯树依然顽强地固守在这里。一边拍照,一边再次加快脚步,终于看到了山坡下的大部队,还看到坡下的一处残雪。
        这边的山坡明显地陡了许多,连走带滑,我们的速度也快了许多,终于和大家会合,继续向山下走去。一边走一边在思考一个问题,我的山野菜在哪里等着我?我可是准备了几个大兜子呢。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      这一路走来,花越开越盛,想来可能是阳坡的关系,温暖的阳光使这里提早进入了春季。野菜一样没有看到,无菜可采,渐渐地就不惦记了,于是又拍了许多片子。说实话,带单反相机爬山真不舒服,增添的分量暂且不提,相机挂在脖子上勒的难受,放在包里又影响抬腿,可不带相机又会觉得少了点什么。
       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正午,走到一处缓坡集体休息,捎带补充点能量。放下背包取出一盒牛奶、一块面包,就着这绿野蓝天大好河山开始我的午餐,这是最后一个行动餐,包包空下来了,会越走越轻松,想到这又记起来野菜,怎么忍心空手回家呢?
        一阵铃铛声由远而近,细一听铃声高低不同又有分别,回头望去来了一群黄牛,原来这是放养在山中的,这铃铛一来便于主家找寻,二来也可以吓退野兽。这群牛慢慢地围拢过来,即使赶了也不愿离开,后来大家才搞明白,原来牛长期在林子中,吃不到盐分,看到人了格外亲,就是想要点咸的东西吃。纷纷取出剩余的咸菜,洒在地上让牛们过过瘾,没准备,可能少了点。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      向下走了不远,看到了茂密的树林,看到了林外的公路。公路就是我们此行的终点,貌似不远的路程,走起来却用时不少,而且还收获不小。林中有一条小溪,溪水两旁长满了凤尾草,据说煲肉汤最好;过溪不远的山坡有许多的小叶芹,最适合拌馅;广东菜和蕨菜也看得见,适合炒肉。由于是边走边采,背包成了负担,哈腰挺腰的不太方便。前面的人渐行渐远,我只好放弃了采摘,拎着半袋野菜一路狂奔。
        终于在一道山梁处赶上了诚实,又见时之沙满载野菜和几个人从峡谷中跟上来。大家直行了一段,到了山梁的尽头,又一次遇到溪流,过了溪流也没发现前面驴友的去向,一阵呼喊未见回音,只好上了另一道山梁,山梁上有一条小路,走着走着又到了山梁的尽头。好在看到山梁下有鲁哥和好些驴友,滑了一跤后,大家又聚在一起了,有的抓紧时间休息,有的在采刺五加的叶子。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      鲁哥说沿着小溪就可以走到公路,一定不要上山梁,其实我心里也知道,上山梁视野好,主要还是为了和他们联系上。下面的小路非常平坦,由于在溪水边,路甚至还有些泥泞,路旁满是凤尾草和蕨菜,终于让我的袋子鼓起来了,也不想再多采了。
        顺着溪流我们再一次走到了二郎河边找到了一处搭好的独木桥,河边有几根细长的杆子,估计是山里人过河用的,于是我们一个个撑着木杆,通过独木桥走到了对岸。另一群人在上游几百米的地方现搭的木桥也过河了,大家汇到一起,走上公路,看到了大巴车。
        这次穿越,负重接近四十斤,周六下午的去程用了六个半小时,周日上午登顶加上下山也用了六个半小时,没有疲惫,也没有不适的感觉。大巴开动,蓝天白云下二秃顶子渐渐远去。感谢这个好天气,预报中的大雨没有降临,更感谢龙江第一峰,是它让我重新找回了自己
穿越龙江第一峰【原】 - 风尘陌客 - 漠北驿站——老陌的心灵彼岸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7)| 评论(74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